头条热点   >   情感  >  正文

儿时的年味

月光淡淡,水流潺潺,落花轻叹:东风已无力,百花已凋残,叶无边,情无限。儿时风月少时欢,随风散,已邈然。白发轻叹:咫尺已天涯,枯萎了夙愿,回不去的昨天。思无限,夜无眠,空缱绻。

——题记

“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……”歌谣载着儿时的记忆已经逝去很远很远,可那飘香四溢的儿时年味却在心灵深处烙下了抹不去的印痕。

红尘幻海,世事妙玄。有些事,重复千遍,想记记不住;有些事,一旦经过,便刻骨銘心,笃定终生;有些风景,经岁月涤荡消声匿迹;有些过往,经岁月沉淀愈加清晰丰满;有些念,经四季展转,被岁月慢慢风干;有些念,日子愈久愈甘冽痴缠。

儿时的年味,虽已遥远,可那一道道办年的风景,那赶年集买年货的热烈场面,那孩子们的串串欢笑,那春联和年画的片片火红,那满街满巷流淌的祥和与喜庆,那家家户户满溢着的笑语与喜悦,那除夕夜四处氤氲着的年香和神圣……一直在心中萦绕缱绻。

那时农村过年,虽然家家户户穷得叮当响,物质极度匮乏,可那年味却比现在浓,那气氛,那场景,也比现在热烈的多。

年味的序幕,是伴随着办年的脚步拉开的。

原本平静静的岁月,一进腊月,随着五彩斑斓的办年脚步,年味一下子就从四面八方弥漫开了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碾面。家家户户把一年来嘴里不吃肚子里挪,攒下的五谷杂粮拿到村里的碾上碾——有金灿灿的小米,有水晶般的糯米,有珍珠般的大豆……也就是从那时起,村里的碾就开始了昼夜不停地转。

硕大的碾砣如同现在的压路机,轱辘轱辘地向前推,将下面的粮食碾得粉碎。然后再用罗(一种眼很小的筛面圆形工具)将碾碎的粮食罗成面。罗一遍,碾一遍,碾一遍,罗一遍,反复三遍,就会罗出三道不同的面。头道面,是精面,二道面,是普通面,三道面,是粗面。就这样,这家碾完那家碾,碾,白天转了晚上转,一家挨一家,一户挨一户。在不停的旋转中,碾出了一种又一种,一样又一样五彩缤纷的面。

联系我们|valuecome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